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时 间 记 忆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 新 评 论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专 题 分 类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 新 日 志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 新 留 言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飘。。。。。过。。。。。。
[ 2008-8-12 13:45:00 | By: superAS ]
 

 天台,哪个KTV比较好玩?呵呵。。 谁知道。。。。。

很久没来了。。。。。。。

 
 
 
阿呆
[ 2008-6-11 3:27:00 | By: superAS ]
 
  一直以来,喜欢夜晚,深邃,漆黑,沉默。我的房间,总是拉上所有窗帘,关上所有窗户,一个人靠着床头,在黑暗中,凝视着黑暗。 总有一扇心门没打开;总有一种心结解不开;总有一种心绪在无奈.   不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让自己久久想不明白.      就像我的双眼,漆黑,却近视,对于远处的人与事,总是茫茫然.     我该重新开始我的生活么,该重新开始我的追求?  抑或该重新去选择生活的意义,换一种方式去进行我的人生?.....
        拉开所有的帘子,打开所有的窗户,外头依旧阳光灿烂,天蓝蓝。 心血来潮,大扫除。
    看着光洁的地板,明亮的房间,整齐的床铺.呼吸着温暖的阳光味道,心里到是驱散开了很多东西。
        也许,每一次抉择,在选择的同时,就意味着放弃一些东西。
……
 
 
 
2008-第一篇“杂思乱记”
[ 2008-1-10 2:13:00 | By: superAS ]
 

转眼,过了圣诞,过了元旦。淅沥淅沥几日雨后,这几日上海都有雾,清冷的雾中,心情却似乎豁然透彻了些。 年关将近,年味儿渐浓。心底到是也有一丝丝期待。虽然比不上小时的彻夜激动,对于现在始终有些太平冷的我来说,却也蛮难得了。。 最近还是有点忙,到年底的样子,该能回下天台了。同时还得参加我爸故乡的一个义工组织的活动,这是我早应承下的。对于义工这字眼,我始终觉得蛮向往的。。 真想有一段时间,能让我抛下所有,去默默的帮助别人。很多时候,付出的确是一种能令自己身心愉悦的事。单纯的付出,单纯的对待,单纯的善良。一种自然的天道,。

有朋友现在就会问到,情人节时我会怎么过,问要不要安排节目。笑笑,大抵是年轻人的,都对情人节免不了俗吧。。 会问到说到也影响到自己或他人。不过说来纳闷,不管是以前有女朋友时候,还是没有女朋友时候,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或者什么。我这20多年来,却一直是单身过情人节的,呵。却也有点儿好奇,有人陪伴的情人节夜晚,会不会来的格外璀璨些?格外温暖些?。恩,那该选怎样的女孩儿呢,却发现几乎审美疲劳的我,始终脑海里没有具体的概念。但是有一点却格外深刻,那似乎就是一张笑脸。。一张明媚灿烂的笑脸。。。都能够融化冬意。  嘿,不错的样子。也许,到时我该提前在天台物色个笑笑女生,呵。。 当然,前提是当时我还能在天台的话。。


……
 
 
 
这个冬季,怎么了。.
[ 2007-12-10 23:14:00 | By: superAS ]
 

   一转眼间,似乎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亭亭玉立的黄花闺女,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儿,甚至屁颠屁颠的小黄毛丫头。...  都似乎在散发一个强烈讯号,:" 她们,要结婚了。...!!!"      "小老鼠"    "小小"  "贝贝"  等等熟识的女生,一转眼间,似乎想在这个冬季,给他们的恋歌划个句号。     思索自己仍旧单身,愤愤然告诉她们,结婚想要我的红包,没门。!!! ....

脑子里忽然浮现当初"椰子"版本的结婚狂宣言:" 我要结婚。..我要结婚。..."    火热的冬季.....


……
 
 
 
差生。。。
[ 2007-12-7 12:13:00 | By: superAS ]
 
  昨天,“专署”给我发信息,说她在我高中时的母校,不由得勾起些回忆。那时候的我,似乎有些独立特行,对于任何死板的规章制度都很抵触,不喜欢约束的一个人。也就是那时校方所谓的差生。。。  记得有一次和我母亲谈到,我说,或者将来的一天,这学校会请我这个曾经的差生去学校来次演讲,讲座什么的也不一定。。。  母亲笑,我也笑。。。虽然滑稽,但是对于我曾经行来的路,我并不后悔曾经是个“差生”,差生自然有他的性格和独特的思想,只在于,如何实际去行动。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是人才。。
 
 
 
一天一天过
[ 2007-12-2 8:43:00 | By: superAS ]
 
   慢慢觉得,公司行的路线,和我所想要的不同。一个在于眼前,一个在于以后。谁也无法说服谁,那结果,就该拿当初签订的合约出来了。签订的5年合约,我还得在公司4年多。.  矛盾归矛盾,私下里,平心而论,海伦还是个不错的人,违约是一百万,不过,我由她的口气,知道能放下合约.让我自己选择。 她现在去了北京分公司,该是我自己拿好主意的时候了,一定会有得失,看自己是不是能看清形势把握了。          荆请我吃饭,席上有他女朋友,和他一个老朋友。他女朋友最近刚交的,我都是第一次见,蛮伶俐的一女孩儿,能说会道,是圈子里典型的比较会做人的那类.拍的戏不少,因为她和荆都是圈里人,听荆说,她不让荆跟别人说他们的关系。我笑笑,不以为然.  荆的另外一个朋友,是一个网站的站长,听说数年前他们曾经两个人一起咬过一个饼,也是患难朋友了。吃完饭后,去了麦乐迪唱歌,后来了个胖子,听说是中国第一代导演什么什么的孙子,唱功到是不错。之后,来了张静初,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估计深怕别人认出,到好,连我刚开始也没认出。原来,和荆的女友最近一起在上海拍一部电影,叫什么约翰·拉贝的。聊时,探听了点花絮,荆的女友原本有一场戏,必须理头发,并且要脱,给价20W,(而群众演员,有这戏要理发要脱的,一个给5000。。差距是40倍)荆的女友在考虑。。。荆一本正经的问我的意思,我喝了些酒,乐了,拍他头,:“这谁的女朋友?”。
……
 
 
 
是个人就进来仔细看看!!!!!
[ 2007-11-11 22:47:00 | By: superAS ]
 
  11月11号,今天是个新兴的"节日"  -- 光棍节.  自己单身惯了,晚上得闲,在看一本网络小说,其间看到  98 印尼排华暴行 这几个字,出于好奇百度搜索了下。..  看了不少帖子,甚至视频录象。.....  我发现所有的心情都没了,原以为自己是个冷漠的人,一向也不关心什么国计民生。但是现在,却是古怪的一阵阵发冷,恼怒,失望,甚至有点儿眼圈红红。一边看,一边却难忍心头的呕意,.  我不知道怎么说. ..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对这事的印象,或者说,只有丁点儿的模糊印象。 我跟QQ上的一些朋友,网友聊到这个,多数人说不知道,或者有隐约点印象,却不知道具体事件的。一个叫平凡的网友,是个在韩国的留学生,在看了我转的帖子后,也很震撼,有这么句话,她说和南京大屠杀相比,一个是在战争年代的杀戮,而另一个是在和平年代的屠杀。只是98年的这段历史,对于我们这批年纪的人,要来的更震撼更真实。她说她在哭,想到无助的被杀戮的华人和那些被侮辱的华人妇女。
……
 
 
 
咱就是佛
[ 2007-11-8 5:00:00 | By: superAS ]
 

妙儿昨天问我什么是禅,一觉醒来,我告诉她,这玩意儿无处不在,用不着像有些人去顶礼膜拜,只是一种生活状态.妙儿在海政文工团,一个年轻的舞者.在我眼里,似乎她就是飞天似的精灵,到处飘着的美丽女子。她却偏偏是一个极其喜欢钻研佛理的人,我呆呆的想,在她头上,套个孙猴子套的佛家头箍,会是怎样的一副滑稽景象。   有印象在林清玄书中有说,禅这个字, 左边是表示的<示> 右边是单纯的<单>,所以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讲,"单纯的表示,单纯的意念,单纯的生活,单纯的生命风格"--  就是禅了罢.          坐床头呵欠,好累,,  我还年轻,我还太多事没做,我还得在各种欲望里不断穿梭行进,我得狠狠的抓住不断流逝的时间,我得操作自己的生命轨迹,我得让身躯的激情和内心的澎湃好好的融合,努力的绽放那么几次.然后,累了,躺在夕阳下,微微笑,啥玩意儿都平和了,生命真好,就算生活会烙上个百般印记,.有了可爱的生命历程,有了积累的厚度,咱就是成熟滴个体了。喊喊夕阳红~~  伸伸大懒腰~      咱也就是佛了。
……

 
 
 
哇!!!!!!!!!!!!!!!!!!!!!!!!!!!!!!!!!!!!
[ 2007-11-6 21:05:00 | By: superAS ]
 

        (无意间听到蔡依林的新歌  <日落>,但是总觉得和自己记忆中的什么歌相似。找了下,后来找到 应该是4-5年前的李心洁的<爱错>,  自己怎么听都觉得类同,不知道谁有空也去作个比较.)  

    去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看了出演出.王Y主演的,他以前也给我们上过课,该算是老师了,前段时间听说他去中戏读博怎么了,现在好象又回上戏任教了。(记得学校时候,还在话剧艺术中心,和吕良等一起排过话剧<蔡元培>,本来是要全国巡演的,后来由于吕良档期问题夭折了,导演撂下这个去排濮存曦的话剧<雷雨>了,)我始终记得王Y数年前对我的肯定,告诉我,那是上帝给我的天赋,我不应该埋没。在我刚毕业后一段时间里,在我低谷的时候,我始终能想起他的话。老话所说的一样,一个为人师者给予的肯定与鼓励,远远大于批评教育的作用。曾经多少年前,自己总是年少狂妄,总觉得很多话是套话,是虚假的东西。世界,社会,太多东西都不被自己所承认与肯定。不过到了自己经历的越多,就会发现,那些老话很多都是有道理的,太有道理。
……

 
 
 
呵欠
[ 2007-11-5 17:05:00 | By: superAS ]
 
 ( 接上篇儿,继续记录.圈子里人,说实话,精神方面压抑的,过度的,实在很多。我希望我能平实的一点一滴记录下自己走过的路,让自己有个平常的心态)

   世界夏季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简称特奥会  ,这次在上海举行。在6月多的样子,荆打电话喊我到公司,说有导演到公司了,要见我。过去了,见到北京来的大胡子导演等一行人,呵,是个蛮可亲的伯伯辈人物,一口京味儿普通话,他说他认定我了。谈了一会后,海伦就把这活儿给我接下来了。签了拍摄合同后,接着我就在公司当人肉道具了,因为女主角还没挑好,来公司做casting的女孩儿就络绎不绝了,每个女生,都要和我站那拍几张照.不过我可是深切体会到她们的不同个性了,含蓄点儿的,和我能站着隔几公分开,稍微大方点儿的,头贴我肩都很近,再活泼点儿的,直接挽我胳膊一副熟络状..后来还有一估计是刚接触这行的小女孩子,直接拉住我对着镜头摆个手势大喊一声:"YEAR!!!"..  旁边是一头冷汗的我。....   不管怎么说呢,女主角还是挑好了,海伦这回是存了点私心,选了盛WY,这女生跟公司的业务关系还不错,是上海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海伦比较喜欢她,说她气质大方啦诸如此类的。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