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专题分类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历史日记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新日志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搜索

 

      用户登录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友情链接
      博客信息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寒山子生卒年考之一(引用,作者杜志超)
[ 2008-7-17 16:26:00 | By: ttllxi ]
 
寒山子生卒年考
第一章 各家之说综述
关于寒山子生际,已往释教常依贞观说,道教则依大历说。近代,元和说处于主导地位。此外尚有先天、开元、天宝、贞元、咸通、开(元)会(昌)诸说。其中除贞观说提及寒山子卒年外,其余各说,仅言于某年某地见过寒山子,无从依其推算寒山子的生卒年代。
一、贞观说
此说认为寒山子卒于贞观十六年(642),其依据是闾丘胤撰《寒山子诗集序》及南宋释志南撰《天台山国清寺三隐集记》。(《闾丘序》、《志南记》两文之全文见本书附録)
余嘉锡(现代目録学、古典文献学家)断言:盖闾丘胤及丰干禅师,虽确有其人,然闾丘胤生际隋唐,与先天间之丰干本无交涉,至于贞元以后的寒山、拾得,尤不相干。寒、拾生平亦无可考,第其偈颂传诵一时。唐末僧徒乐于傅会,以二人皆居天台,而闾丘胤为本朝名宦,假借此人,易于取信,遂依托姓名,伪为一序,杜撰事迹,以惑后人。(余嘉锡撰《四库提要辨证》卷二十,集部一《寒山子诗集二卷附丰干拾得诗一卷》)
胡适称:后世闗于寒山、拾得的传说,多根据闾丘胤的一篇序。此序里神话连篇,本不卒信。”“贞观初的传说起于南宋沙门志南的后序。’‘我总觉得初唐不会有这种白话诗出现。寒山、拾得的诗是在王梵志以后,是有意模仿梵志的。(胡适撰《白话文学史》第二编,第十一章)
嘉锡考称:灵佑遇寒、拾,参百丈(洪州百丈山在今江西奉新县,百丈和尚即懹海) ,应在贞元九年二十三岁时。依此推知,寒山子当为盛、中唐人氏。
杜按《志南记》中罗列之人物,年代相距甚远:闾丘胤为武德、贞观间人氏;丰干为先天、大历间人氏,二者相去一百余年;大沩灵佑乃大历、大中间人氏;赵州从谂为大历、干宁间人氏。此二人与闾丘胤更不相干,本寂、志南之荒唐可见一斑。
二、大历说
此说以为大历年间寒山子曾隐居于天台翠屏山。其依据是杜光庭撰《仙传拾遗》寒山子条。
杜光庭(850—933)云:寒山子者,不知其名氏,大历中,隐居天台翠屏山。其山深邃,当暑积雪,亦名寒岩,因自号寒山子。好为诗,每一篇一句辄题于树间石上。有好事者随而録之,凡三百余首,多述山林幽隐之兴或讥讽时态,能警励流俗。桐柏征君徐灵府序而集之,分为三卷,行于人间。拾余年忽不复见。(以下略,全文见本书附録)
文中之大历中当为大历年间,而不该解为大历中业。予考大历三年春,寒山子己离开寒岩返咸阳探亲,二下江南时在苏州枫桥修持近四十年,约元和初重返寒岩隐殁。(详见本书下篇第八章。)
文中所言之翠屏山可能是天寳初寒山子从天台县城郊遯入深山之初始住地。当今天台县有南北两座翠屏山:南翠屏距寒岩三四十里;北翠屏距寒岩五六十里。自南朝宋(420-479)至唐天宝初,天台境内并无寒山之山名,只有寒岩亦称寒石山。南朝宋人孙诜《临海记》云:寒石山,石室前有石,参差五色,远望如绶带,旧传为绶带山(杜按,此指岩洞前左侧之岩壁)。
今人周绮以为寒山乃寒石山之省称。予以为,在寒山子家乡,西安西南四百里处,汉水流域确賨有座寒山。寒山子之自号及寒山之山名,皆出现于晚唐及其后,由此推测,寒山子乃以家乡之寒山山名呼天台之寒石山或寒岩,以寄托对家乡之怀念。
文中之十余年忽不复见,不见者,不会是《寒山子诗集》。因为徐灵府曾以天台道教名流身份为《寒山子诗集》作序;曹洞宗创始人,晚唐本寂(840-901)曾撰《对(注释)寒山子诗》七卷。说明元和初至晚唐僖、昭宗年间《寒山子诗集》一直在流传着,并未因会昌法难而尽毁。因此,杜光庭所言十余年忽不复见者,当指寒山子于大历三年(769)返咸阳探亲后留住苏州枫桥;百岁寒山子重返寒岩时已年老体衰,无力再攀援高山峻岭下山求化,只能采集山茹野果以养残躯,因而天台人无绿再遇寒山子。
徐灵府徐灵府(生际不详。台湾李叔还编《道教大辞典》称:年至八十二岁,未详起讫。如其卒于咸通中867,当为贞元、咸通间人)。灵府号默希子,钱塘天目山人。其《天台山记》文末云:灵府于元和十年(815)自衡岳移居台岭,定居方瀛。至宝历初岁,已逾再闰。曾居天台云盖峰虎头岩修道二十余载。会昌中,武宗诏浙江观察使召之,灵府献《言志诗》自陈,并绝粒(辟谷)假死。大中、咸通间与叶藏质重修天台桐柏观。(参照《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唐五代卷》及《嘉定赤城志》节録)灵府入天台与寒山子自瘗寒岩,相去仅五年顷。距宝历间(825826)写成《天台山记》,去寒山子隐殁寒岩不到十五年。《记》中所言(石桥头)是罗汉所居之所也。说明灵府撰《天台山记》时,知寒山子已不在人世。
杜光庭大中四年生,后唐明宗长兴四年卒。咸通中举进士不第,入天台修道。光庭随僖宗出幸成都时,年约三十二岁。此前曾仕僖宗朝内供奉,其入朝当于干符年间(874-879)。依此推算,光庭入天台学道当在咸通季业,彼时灵府已然不在。
胡适考:灵府辞武宗的征辟,绝粒久之而死;嘉锡考:大中、咸通中,(灵府)与道士叶藏质重修天台桐柏崇道观。如嘉锡与胡适之说同时成立,唯以会昌五年,灵府辟谷假死,以避武宗之征召加以解释
关于本寂撰《对寒山子诗》七卷事,嘉锡推论:《唐志》所载《对寒山子诗》有闾丘胤序而无灵府序,疑本寂得灵府所编寒山诗,喜其多言佛理,足为本教张目,恶灵府序而去之,依托闾丘胤别作一序以冠其首,谬言集为道翘所辑,为之作注。闾丘胤遇三僧事盛传于世。由此推测,《志南记》及《闾丘序》当以本寂之序为蓝本。
青海人民出版社《三教九流大观》佛教篇希迁条:禅宗五家中,曹洞、云门、法眼三家在传承上都源于希迁本寂乃希迁禅宗第四代传人(希迁<700-790>惟严<745-828>昙晟<782-841>良价<807-869>本寂<840-901>。本寂造天台朝国清,当于二十三岁(咸通三年<862>)造国清寺受具戒之年。时宣宗晏驾不久,余威尚在。宣宗矫枉过正,一方面惩治会昌灭法原凶赵归真等,逐次贬适李德裕并驱逐其党羽出京;一方面扶植重兴释教。大中元年(847)闰三月,敕:应会昌五年所废寺,有僧能营葺者,听自居之,有司毋得禁止。十年十一月,敕:于灵感、会善二寺置戒坛,诸僧、尼应填阙者委长老僧选择,给公赁,赴两坛受戒,两京各选大德十人主其事。有不堪者罢之,堪者给牒,遣归本州岛。不见戒坛公牒,毋得私容。仍先选旧僧、尼,旧僧、尼无堪者,乃选外人。十三年八月,宣宗崩。司马光赞曰:宣宗性明察沉断,用法无私,从谏如流,重惜官赏,恭谨节俭,惠爱民物,故大中之政,讫于唐亡,人思咏之,谓之小太宗。(文见《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九)。从宣宗之庙号长达二十字看,也说明后嗣对宣宗十分摧崇。本寂在此时于天台国清寺对寒山诗,适得其天时、地利之便。
希迁与寒山子尝于大历末同住苏州枫桥寺,由于寒山子修持多,行甚勤,德高望重,加之检校祠部郎中刘长卿、员外郎张继的资助寒山子修葺寺院,希迁禅师遂以寒山之名冠于妙利普明塔院。
杜按,祠部原本有管理僧尼事务之职权,长卿、懿孙虽挂检校宪衔,但在代宗皇帝崇尚佛教之际,以手中掌握的钱粮调拨大权,为重修枫桥寺资助一些钱粮,乃为顺情合理之举。(详见下文《寒山寺定名年代之推测》)

 
 
  • 标签:寒山子 生卒 年考 
  • 发表评论: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