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时 间 记 忆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 新 评 论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专 题 分 类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 新 日 志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 新 留 言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六度分隔假说:两个陌生人的距离有多远?
[ 2010-6-8 10:20:00 | By: cczx ]
 

你与比尔盖茨、布什或者萨达姆是朋友吗?似乎不太可能。或者任意点一个人,如果你想联系上他,应该怎么办?你可以这样做:找一个最有可能和他有联系的亲友,把问候转达给他,然后他也照样去找下一位亲友。那么,一共需要多少个这样的亲友中转,才能找到对方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有点让人吃惊:不论你想找那位腰缠万贯的首富、或者地球上任何一个普通人,大约只需要6步。

今天和一位朋友在MSN上聊到SNS网站,想到了六度分隔假说,课本早已不见了,自己重新写一篇也不大现实,于是在网络上查找了一些资料,拼凑成一篇比较完整的文章,对目前流行的“六度分隔”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本文引用了多方材料,有拼凑的痕迹,未尽之处欢迎补充。

六度分隔假说(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

1967年,美国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Stanley Milgram(1933-1984)想要描绘一个连结人与社区的人际联系网,做过一次连锁信实验,结果发现了"六度分隔"现象。六度分隔(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现象(又称为“小世界现象”small world phenomenon),可通俗地阐述为:“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

其数学解释如下:

若每个人平均认识260人,其六度就是2606 =1,188,137,600,000。消除一些节点重复,那也几乎复盖了整个地球人口若干多多倍。 ——摘录自wikilab

六度分隔实验:

Degrees of separation = no. of steps to go half way round circle

1967年,美国哈佛大学社会心理学教授斯坦利·米尔格兰姆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个著名的实验,他从内布拉斯加州和堪萨斯州招募到一批志愿者,随机选择出其中的三百多名,请他们邮寄一个信函。信函的最终目标是米尔格兰姆指定的一名住在波士顿的股票经纪人。

由于几乎可以肯定信函不会直接寄到目标,米尔格兰姆就让志愿者把信函发送给他们认为最有可能与目标建立联系的亲友,并要求每一个转寄信函的人都回发一个信件给米尔格兰姆本人。出人意料的是,有六十多封信最终到达了目标股票经济人手中,并且这些信函经过的中间人的数目平均只有5个。也就是说,陌生人之间建立联系的最远距离是6个人。1967年5月,米尔格兰姆在《今日心理学》杂志上发表了实验结果,并提出了著名的“六度分隔”假说。

尚未证明的“理论”:

但是在30多年的时间里,米尔格兰姆的理论从来没有得到过严谨的证明,虽然屡屡应验,虽然很多社会学家一直都对其兴趣浓厚,但它只是一种假说。现在,美国两所不同大学的社会学家们正在分别对此进行研究,它们都不约而同地使用了网络时代的新型通讯手段 —— Email —— 来对“小世界现象(small worldphenomenon)”进行验证。

2001年,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的登肯·瓦兹主持了一项最新的对“六度分隔”理论的验证工程。166个不同国家的六万多名志愿者参加了该研究。瓦兹随机选定18名目标(比如一名美国的教授、一名澳大利亚警察和一名挪威兽医),要求志愿者选择其中的一名作为自己的目标,并发送电子邮件给自己认为最有可能发送邮件给目标的亲友。到目前为止,瓦兹在世界最顶级的科学学术期刊《科学》杂志上发表最新论文表明邮件要达到目标,平均也只要经历5~7个人左右。

哥伦比亚大学的“小世界研究计划”目前正在全球范围内征集志愿者,他们的任务就是发送数千封Email,并让这些Email最终能够到达指定的接收者。

当然前提有一个,那就是每封邮件你只能发给你认识的人,每次只能发一封。然后研究者会对这些Email进行跟踪,观察它们到底是怎么传播的。当年,米尔格兰姆做实验的时候,他挑选了大概300个实验对象,目标人选只有1个。但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者们这次的实验对象扩大到了几万人,目标人选也增加到了20个。

“这在社会学研究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哥伦比亚大学负责此项研究工作的科学家彼得·谢里丹·多德兹说,“我们在实验中得到的结果将具有很大的统计学价值,说不定能总结出什么社会学定律来。”研究人员将搜集那些参与者的背景资料,以便了解有哪些原因可能会对Email的顺利传递造成障碍,此外,他们还要分析参与者们会采用哪些手段把Email传到既定目标。

就算“小世界现象”的确存在,就算这是一个信息高速发达的网络时代,也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毫不费力地发现它。虽然近几年来网络的发展速度快得惊人,但事实上,想要通过社会关系这张大网找到某个人,还是和30年前米尔格兰姆所生活的那个年代一样困难。“问题的本质没有变 —— 你还是得通过朋友来完成这项任务。”该研究项目负责人、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助教敦坎·瓦茨说。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些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参与者通过他们的关系网,把电子邮件成功地传到了远在西伯利亚的目标收件人。这一结果让研究人员兴奋不已,他们认为,这一研究的意义决不只是传传电子邮件那么简单,其意义深远,比如,它们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电脑病毒或互联网上的信息资源,究竟是如何通过网络传播的。 俄亥俄州大学:为网络里的关系网画张地图 俄亥俄州大学:为网络里的关系网画张地图

在另一个研究项目中,俄亥俄州的研究人员正在试图绘制出一张互联网的社会地图。如果成功的话,这张地图将会告诉我们把人们联系起来的方式究竟有多少种,信息究竟是如何在社会上传播的,还有,整个社会网络实际上究竟有多大(或者说有多小)。他们的这项计划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组织提供研究资金,他们希望通过研究能够发现,世界上一个个独立的人,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关系纽带互相交织,继而形成一张庞大复杂的人际关系网的。

俄亥俄州立大学领导这项研究计划的社会学家詹姆士·穆迪说:“Email看上去好像是个人对个人的很隐私的事情,谁会想到它们集合在一起的时候会有这么大的社会学意义呢?米尔格兰姆的理论很有创意,但它仅仅只是第一步,我们希望能证实并完善他的理论。”

每个参加者将接受一项在线调查,调查范围包括他们的社会背景、Email使用习惯,还有他们的Email关系网等情况。到目前为止,已经有800多人完成了这项调查。但这些资料似乎离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俄亥俄州大学的研究者们希望最终能搜集到50万人的资料。

在参加者们填写完以上调查表之后,研究者们还将对他们进行为期一年的跟踪调查,以便发现他们的Email关系网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哪些变化,以及他们的Email关系网和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网有什么不同。

这项实验也将对一些关于网络时代的种种说法进行验证 —— 比如很多人认为通过互联网,人类从此逾越了种族、性别和贫富差异所造成的鸿沟 —— 情况真是这样吗?詹姆士·穆迪说,从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在网络世界里,人种和贫富差异所造成的隔阂依然存在,但是Email似乎真的让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村庄。

在现如今的数字时代,想要理解地球上数十亿人中间不过隔着几步之遥这样一个概念,似乎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不说别的,只要看看那些电脑病毒的传播情况就知道了 —— 一只像“爱虫”那样的病毒,只要一天就可以传遍大半个世界,让无数公司的网络系统瘫痪,而这些虫子所赖以传播的途径,正是你电子邮件软件里通讯簿的那些地址。

“大家都知道不要随便打开不认识的人给你发的Email,”詹姆士·穆迪说,“如果能为整个网络中那些我们能信任的关系网画张地图的话,我们就能对整个网络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了。” ——摘录自《青年参考》

为什么是“六”度?

“六度分隔”假说的出现使得人们对于自身的人际关系网络的威力有了新的认识。但为什么偏偏是“六度分隔”而不是“七度、八度”或者“千百度”呢?这可能要从人际关系网络的小世界性质的另外一个特征“150定律”来寻找解释。

 
 
  • 标签:六度分隔 距离 心理 
  • 发表评论: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