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专题分类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历史日记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新日志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搜索

 

      用户登录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友情链接
      博客信息
正在载入页面......请稍等


 
 
   
 
 
花   桃
[ 2014-4-21 8:46:00 | By: 不敢惹相思 ]
 


“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屋舍俨然,鸡犬相闻……”,单从景物描写看,陶渊明的桃花源说的肯定就是它了,我一直坚定的这样认为。

花桃,村名。初见到路牌,不知该从左还是从右读起,后来确定是花桃后心里欣喜,默默念叨,感觉很有意味。

花桃离城市不远,所以没有陶渊明笔下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不闻人间。也因为近,雨后初晴,夕阳黄昏的片刻总会去信步走走。

你会亲眼看到桃花从树上飘落,落红瓣瓣。赤了脚淌过溪水,可能会好运捡到哪只粗心的鸭子下在水里的蛋。坐在树下,会有熟透的柿子砸到头上。人迹罕至的林中,薄雪覆盖下,有嫩黄的新芽。从春到冬,总有一个画面让你有一瞬间的触动。

沿山路至半山腰,有小寺庙,简陋,除了村里的老人几乎再无香客,可依然香火袅袅。金刚怒目,菩萨低眉,不由得就生了敬畏。

南有梨花节,西有桃花节,领导剪彩,媒体宣传,轰轰烈烈,如火如荼。游客纷涌而入,农妇坐在家门口就挣着了钱,喜笑颜开。唯花桃,冷涧幽深,静默如初,宛如素净的女子,任百般纷扰,只一笑而过,这样的花桃,才是喜欢。

 

 

 
 
 
花   桃
[ 2014-4-19 16:13:00 | By: 不敢惹相思 ]
 

“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屋舍俨然,鸡犬相闻……”,单从景物描写看,陶渊明的桃花源说的肯定就是它了,我一直坚定的这样认为。

花桃,村名。初见到路牌,不知该从左还是从右读起,后来确定是花桃后心里欣喜,默默念叨,感觉很有意味。

花桃离城市不远,所以没有陶渊明笔下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不闻人间。也因为近,雨后初晴,夕阳黄昏的片刻总会去信步走走。

你会亲眼看到桃花从树上飘落,落红瓣瓣。赤了脚淌过溪水,可能会好运捡到哪只粗心的鸭子下在水里的蛋。坐在树下,会有熟透的柿子砸到头上。人迹罕至的林中,薄雪覆盖下,有嫩黄的新芽。从春到冬,总有一个画面让你有一瞬间的触动。

沿山路至半山腰,有小寺庙,简陋,除了村里的老人几乎再无香客,可依然香火袅袅。金刚怒目,菩萨低眉,不由得就生了敬畏。

南有梨花节,西有桃花节,领导剪彩,媒体宣传,轰轰烈烈,如火如荼。游客纷涌而入,农妇坐在家门口就挣着了钱,喜笑颜开。唯花桃,冷涧幽深,静默如初,宛如素净的女子,任百般纷扰,只一笑而过,这样的花桃,才是喜欢。

 

 

 

 
 
 
三年级的儿子
[ 2012-1-10 10:17:00 | By: 不敢惹相思 ]
 
       三年级的儿子开始学写作文了,老师要求每天写一篇,每篇字数必须达到“两页”。活活让刚接触作文的儿子兴趣尽
失。
      三年级的儿子一次迟到后被罚打扫卫生一星期。这让他懂了一个深刻的道理:原来,打扫卫生是一种惩罚和耻辱,而不是妈妈说的“热爱劳动”。
       三年级的儿子中午回家在写作业,下午回家在写作业,周六周日在家写作业。
       有教育专家采访中英两国一些9-11岁的儿童,问他们放学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英国孩子几个人几个答案,游泳、足球、骑马......诸如此类,各不相同。中国孩子的答案整齐划一:写作业!
      三年级的儿子说,妈妈,这几天好忙啊,我只有睡觉时在梦里玩一会儿啦。
      三年级的儿子说,妈妈,快考试了,我就先不玩赛尔号啦。  
      儿子的懂事让我欣慰,也沉重。
 
 
 
花事-----冬
[ 2012-1-6 16:05:00 | By: 不敢惹相思 ]
 
        过年放假的几天一直忙乱着。临上班的前一天,终于被末末截住在去吃喜酒的路上。

        驱车在山里转了几个钟头也没看到末末嘴里所谓的“墙角数枝梅”,而天却愈发冷起来。正遗憾着,老天像是要弥补我们似的,竟下起雪来。飘洒纷扬。这座南方小城,近几年频频有风雪光顾,这让我心下暗喜。

        山里的雪更应该称作是雪,格外晶莹剔透,没有一丝尘染。只是开车时的视线受到影响,两人一路龟速行驶回到城里。

        末末歉久地自作主张请我去蜀园吃火锅。两个女人的火锅稍嫌冷清,便温了黄酒助兴。酒至酣处,末末就又恰到好处地红了眼圈。这个丫头,从来如此。闪婚闪离带给末末的除了俱损的身心外,还有一处乡下破败的院落,我笑说,翻修一下,倒是夏天避暑的好去处,其实,我是惦着那片荷塘的。末末听罢吃吃笑了,说,梅花虽然没看到,却有雪花和火锅,倒也美满着呢。

        想起十年前,在学校里,末末的奖学金都是被我俩变成火锅给挥霍掉的。

       十年后,还是火锅,还是我俩,却已有了万水千山的沧桑。过程是一片隐约的空白。我们不闻不问,一切,不过花事一场。

 

 

 
 
 
花事-----秋
[ 2012-1-6 16:01:00 | By: 不敢惹相思 ]
 
        喜欢去满陇桂雨喝茶赏桂来过秋。风过处,桂花如雨。再加上龙井的香,桂花的香,随意处尽显奢华。因为种种,每次都是匆匆。而真正的杭州人对此竟是信手拈来,想必是十分惬意和得意的。

        好在小区的桂花十分争气,让我在不能去杭州的时候也会有大大的安慰。

        清凉的秋夜,端杯茶,坐在阳台上。不听音乐,不看书,只感觉桂花的香气在黑夜里恣意风行,任光阴虚度。

       末末自是少不了隔三差五来造访。仓促的婚事,流落的小生命,和本就不安分的性格,让末末还在新婚里时就心有他属。每每纠结时就会来找我,让我听她的千古爱情。

       如果就此作罢也就是了,偏偏到了后来闹得寻死觅活、满城风雨。结果那个“他属”从末末的生活里隐身下线,遁入空门般不见了踪影。

        爱情的事,向来是女人更多点无畏。男人的所谓理智往往有胆小退缩的嫌疑。理智得狠了,就委琐了。

        末末把玩着空茶杯,自嘲吹嘘。

        风有点大起来,让人有“簌簌衣襟落桂花“的感觉。我和末末各自紧了紧衣服。一切,不过花事一场。

 
 
 
花事——夏 
[ 2011-9-21 14:17:00 | By: 不敢惹相思 ]
 
     末末的婚礼放在七月。没有任何玄机的解释,只为已孕育生命的身子能装进苛刻的婚裙。

      乡下穷追不舍的蚊蝇、久违的露天宴席、八大碗的实诚、众乡邻的热火朝天。。。。。。

       忙罢,已是月上柳梢头。新郎醉得寻不见人。便挽了已是新娘的末末在村里逛。走到一条小路的转角处,竟是一片荷塘!月下粉粉莹莹的花朵漫妙而矜持,婉若处子般恬静。

       犬吠、蛙鸣,还有蛐蛐跳过脚背时的酥痒。

       想起规矩的曲院风荷,一样的荷花,在乡下就少了呆板,多了份野趣。想必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也应如此吧。

        末末一直有点不敢正视我。我自是不去点破,仓促的决定和想象外的婚礼已经让她很是不堪,何必再去细剖,索性就让错纯粹。

       伸手抹去末末眼角渗出的泪。原路返回,看影子被月光无限拉长,其实,一切不过花事一场。

 

   

 
 
 
花事——春
[ 2011-8-9 10:37:00 | By: 不敢惹相思 ]
 
       春天里的雨还是有着沁人心脾的凉。雨过处,玉兰、樱花纷纷被打落。杜鹃便趁机挺直身子登场,开得深情款款。

        从窗向外望去,是几珠高大的樱花,树干没杭州太子湾的粗大,但是花却大而饱满,并非那般细碎。看着花,突然想起晚上还要陪末末相亲,顿时心情差下来,越喝越淡的茶水洒在衣袖上,晕开,似泪渍。

      “你年收入有多少啊,婚后和公婆同住你有意见吗?”

      “呵呵,那你有多少收入啊,打算在城里买屋吗?”

        。。。。。。。。。。。。

        末末和相亲男暗藏杀机的、赤裸裸的对话也没能让我从春困中清醒起来。我努力撑开眼皮,示意末末可以说再见了,她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吃饭、K歌、喝茶,相亲模式永远不变,对象却是一周一换。我已厌烦无比!无奈末末哀怨的眼神让我每每软了心肠。

        感觉、感觉!每次事后末末问我这次这个如何时,我总是回她这个词:感觉!可感觉是什么,要有什么感觉,我哪儿知道!

        末末相过的人她自己转身就成了路人甲,倒是每次都是我留在后面扫尾,真想替她打个广告:征婚,男女不限!

         想想自己竟是刻薄的。其实没什么,一切不过花事一场。

 
 
 
思莲(哥哥的诗) 
[ 2011-3-4 10:18:00 | By: 不敢惹相思 ]
 

 

清风吹醒了眠山,

 

甜雨滋开了梦莲。

 

山乐了,

 

辞别了漫漫的冬寒。

 

莲笑了,

 

香影摇曳在温暖的云涧。

 

 

久搁的三弦琴又响了,

 

惊动了山上的神仙。

 

心上的白鹿撒欢了,

 

搅美了长旱的情天。

 

 

酒蘸着歌,

 

我喝了个少有的舒坦,

 

思连着情,

 

我巴望着半夜的月镰。

 

 

我将莲香悄悄地揣在怀里,

 

醉人的味儿在我全身扩散。

 

月去了,日升了,

 

流落的泪珠儿满了个枕边。

 

 

 
 
 
以前的标语
[ 2009-9-25 11:20:00 | By: 不敢惹相思 ]
 
国策篇 
   湖南某地的“超生就扎,好一个干脆决绝的极左口号。但比起云南楚雄某农村的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就算不了什么了。 

  河南的国道上有条绝对经典:一人结扎,全家光荣!眼前仿佛浮现出一幕:放鞭炮、骑大马、戴红花,逢人便趾高气昂地宣布:俺结扎啦!快来俺家喝酒吧!” 

  河南某乡路边的农舍上用白漆刷着:该扎不扎,见了就抓。某地倒有点重女轻男:女扎要得病,男扎还能行!” 

  在浙源至理坑的路上一小村庄:国家兴旺,匹夫有责;计划生育,丈夫有责。这说明那里的主要障碍在男方。 

  在江西婺原见到:见证怀孕,持证生育!” 

  山东某农村计划生育口号:能引的引出来,能流的流出来,坚决不能生下来。” 

  旁边还有一条:普及一胎,控制二胎,消灭三胎。” 

  山东菏泽的计划生育宁可家破,不可国亡。 

  四川某山村:一胎生,二胎扎,三胎四胎——刮!刮!刮!” 

  在河南更有邪门的,叫做: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足见那里的计生工作之艰难。 

  某地估计计划生育阻力较大,有关部门便刷了条标语:喝药不夺瓶,上吊就给绳。” 

  湖北阳新地区的计划生育标语也很形象很彪悍: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 

  安徽某地:坚决打击流产女婴!好一条中国特色的标语。 

  贵州倒是婉转温柔:朋友,你计划生育了吗?” 

  北京某远郊区:少生孩子多种树,少生孩子多养猪!” 

  在山西看到的版本是:山区人民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 

  最绝的是东三省版本:农村想不穷,少生孩子养狗熊。” 

  湖南某乡政府:结贫穷的扎,上致富的环。” 

  湖北某火葬场门口:经济搞上去,人口降下来。
法制篇 

 
  在河北看到一条标语:武装抗税是非法行为。它的意思似乎是说,和平抗税是合法的。 

  汪口的一面墙上张牙舞爪用红色油漆写着几个飘逸大字:谁烧山,谁坐牢!” 

  在贵州的施秉看到的也挺经典: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在河南永城看到一标语:不怕死的就到十八里乡来作案!够直白! 

  安徽亳州向南的公路上一条标语:私设路障违法,拦路抢劫判刑。” 

  在铁路上看到的:横卧铁轨,不死也要负上法律责任。真是经典。 

  某电厂门口大红字标语更绝:严禁触摸电线,5万伏高压,一触即死,违者法办!” 

  在河南的国道上看见的超劲爆的一条:抢劫警车是违法的!” 

  类似的还有:不得袭击警车!” 

  十年前过湖南衡阳,车窗外闪过如下标语:坚决打击挑脚筋!看得人浑身发毛,不寒而栗。 

  有条保护光缆的:偷割光缆,讨死!” 

  江西某地就似乎没有这么粗俗:光缆无铜,偷盗有罪。” 

  在山东看到的标语:光缆不含铜,偷盗要判刑!” 

  有个最最消极的:光纤没铜,偷也没用。没有铜,大概也应该有点别的什么金属,也能卖钱,真是幽默至极! 

  在浙江一座尼姑庵的墙外,写着:偷税漏税,来世罚作尼姑。姑且不说对出家人的侮辱,至少我看到尼姑,就觉得她们身上都藏着前世带来的钱财。
其他类 
 

  安徽,归还农业贷款的标语:人死债不烂,父债子来还!” 

  去黑龙江,估计当地招商引资有困难,看到:谁侵犯投资者,谁就是人民的罪人。” 

  证券公司标语:教育投资者!” 

  河北某地:不娶文盲妻,不嫁文盲汉!” 

  普及义务教育:养女不读书,不如养头猪!养儿不读书,就像养头驴!” 

  农村信用社:农村信用社是老百姓生活的贴心人。” 

  山东省济宁市至汶上县公路旁某乡镇巨型横幅:集体上访违法、越级上访可耻!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某校:热烈欢迎人大代表来我校明察暗访!” 

  重庆巫山县路口:外地车辆在巫山境内一般不被处罚。” 

  国人对要致富,快修路应该耳熟能详,但在河南某铁路沿线被人改得极其反动:要致富,偷铁路!” 

  单位司机班门口:马达一响,集中思想,车轮一动,想到群众。” 

  上海浦东新区浦东大道两侧的旗帜:垃圾分类,从我做起!自己倒先成垃圾了! 

  动物园标语: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我们自己!成动物总比成垃圾好。 

  某养殖场:敬爱的各界群众,请携带你们的发情母牛前来配种。” 

  路边小店:吃饭补胎。” 

  广东南海市盐步镇内衣厂很多,产品畅销全世界。有段时间在镇政府围墙上刷了一条标语:发展内衣制造业是我们的基本国策!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 

  南宁一拐角处用白粉刷的标语:投案自首是犯罪,大吃一惊,拐弯过去接着写道:分子的惟一出路

 
 
 
握手 
[ 2009-6-16 11:43:00 | By: 不敢惹相思 ]
 

        在QQ上遇到ZZ让我很意外,但是一看到他的名字我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他的样子,这让我深感奇怪,毕竟我们已经14年?或15年?没见了,而且中间从来没有一点联系。他发了张照片给我,于是,少年时所有的记忆纷涌而来。

        记得我们同桌,记得他脸有点黑,个子好像也不高。我们聊现在的生活,聊同学时的点滴,聊我们共同生活和学习过的西部。很快乐。  这是老同学在网上遇见都会做的事,不同以往只限于网上聊天的是他现在竟然人就在杭州,我们一点没犹豫,说好13号在杭州见面。

         我们一家三口,他独自一人。正好去杭州办事的老公有点难为情,说算了吧,我不去了,你们同学见面我跟着,好像不放心你似的。

        说好在岳庙碰面,我先到。我四处张望,寻找有可能是他的身影,心中有些激动。接到电话的同时,我一眼就看到一路之隔的他,这对高度近视的我来说有点不可思议。

         握手,端详,笑。

         “没变,好像长了两粒雀斑,怎么眼睛变小啦?”他的开场白让我们一如从前无隙。他却变了不少,近1.80的个子,记忆中黑的脸有着我不熟悉的白。

       “我代表娘家人来看看小雪过的好不好,她嫁得太远了,见一面太难了,我们分别时才十几岁,现在而立之年再见面真的很高兴啊,”他对着老公笑着说,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和亲切。我让孩子叫他叔叔,他说叫舅舅吧,他的话又一度让我几乎落泪。

        沿着西子湖,我们一路走一路聊。中饭在东坡路的麒麟吃,具说那里经常有名星大腕用餐。边吃边喝边聊,一顿饭竟吃了三四个小时。

         我们聊了很多,好久没有朋友和我这样谈过话了,他带点京味的普通话似曾相识,我感觉一切就像是在梦中。

         时间到了,我们要回去了,他和老公道别,说:“老狼的那首歌我已经找到答案了,看过你们我就放心了,小雪跟着你我们都放心啊呵呵!”他转向我,我们握手,无言,我不想一切就这样结束,心中怅然失所。我觉出他握我的手在渐渐用力。

        之前我害怕我们彼此会有相见不如怀念的感觉,如今,我心中只有他乡遇故知的感激。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